IDEAL.
   
目標是,人人能做遊戲.
 

身為被電子娛樂養大的世代,除了產出眾多單純的愛好者與玩家外,意欲窺探遊戲製作殿堂,並實現心中製作遊戲之熱情的人,一直都不在少數。電腦與其他電子平台的遊戲開發中,文案與創意、繪圖等等自是重要因素,但真正不可或缺的當是程式設計或相關之開發工具,否則遊戲便無從被建立,是以大多數情況下,遊戲開發一直都是以程式設計師為開發的核心,或說為其可實現之先決條件。

 

大公司自會以其規模,讓程式設計團隊配合企劃與美術,但當開發規模越小,甚至到業餘同人、獨立開發者範圍時,程式開發人員的好壞或有無,便成為遊戲是否能夠順利被開發出來的門檻,與其成品品質之關鍵所在,甚至成為遊戲開發的成本之主要來源。

 

為瞭解決開發上的各種困境,遊戲業一直有各式各樣的遊戲開發工具推陳出新,但大多依然具備各種缺憾,例如要求使用者必須具備基礎的程式設計能力,或者工具本身操作依然繁複困難,缺乏新式平台的支援能力,抑或是工具本身提供的模組不適於商業販售之發佈品質等等。我們亟欲更進一步突破此一現況。

 

我們希望至少可以讓想做遊戲的人,可以突破此一限制,在具有創意跟遊戲想法,以及基本的美術能力或資源之後,可以在一個完整的環境下,無顧慮地試著完成自己的遊戲。

 

成為創意揮灑的墊腳石.
 

為了讓遊戲開發者可以自由揮灑自己的創意與想法,我們致力於建立一套新的遊戲開發模式與基礎--一個富彈性的開發平台,其上透過為各種不同遊戲類型而特化,高度整合的模組與開發工具,以及一套非必要但可提供更多可能性的UserScript--我們試圖確保任何創意跟意圖實現的事情,都將成為可能。

 

我們的目標是,站在我們之上,任何人都可以自由飛翔。縱使是伊卡洛斯,我們也將試圖為其遮起炙熱的太陽。

 

 

 

讓遊戲業再次百花齊放.
 

毫無資源的開發者大多為了實現夢想,會選擇加入其他人的團隊,甚至投身於大型遊戲開發公司內。有些開發者進入夢寐以求的團隊,甚至成為遊戲開發團隊中的核心,得以成就夢想,實為美事,但更多開發者卻因此而再無機會實現自己想法。雖此亦可認知為增加遊戲開發經驗與技能的重要環節,但最終能實現自己想法的人畢竟為少數。

 

獨立製作者加入其他團隊,小型團隊加盟其他小型開發工作室,小型開發工作室投靠有規模的遊戲開發公司,遊戲開發公司又依附於富有資源的大型遊戲出版商。以往遊戲業黎明到高峰期,遊戲界大小作品不斷,百花齊放,而後趨於商業現實,逐漸轉為大作主義,一路至今。

 

幸近來因手機APP小遊戲開發風潮日盛,加以獨立開發風潮再吹,遊戲業似乎又重新燃起昔日之生命力。但,根源的開發資源問題,依然困擾著大多數的獨立開發者,或者成為其他意欲跨入遊戲開發者之門檻。許多獨立開發者與手機APP遊戲開發商,為了商業現實與成本回收考量,亦多踏襲既有創意,而少有創新。

 

對於業餘或個人開發者而言,若能破除此一資源與能力限制之門檻,甚至加以提供更多的遊戲開發協助與可能,相信遊戲業生態必定能更加百花齊放,展現出比現在更多變而美麗之景象。遊戲業將再一次展現其百花齊放之風貌。

 

 

讓開發者真正掌握其作品權利.
 

遊戲業與眾多智慧財產創作者,將盜版行為視作最大的仇敵。大型出版商與開發公司為了生存,無所不用其極地保護產品自身,並且標上昂貴的售價,藉以打消其組織運作的高昂成本,使企業獲利。大公司得到更多資源,使更多缺乏資源的開發者前往依附,然後保護商品,得到更多資源,掌握更多開發者⋯此乃遊戲業現今之主要生態。

 

對於大型出版商與開發公司的行為,我們認為正當而合理,但對於想要實現自己想法的開發者,這並不一定是最好的路。大型遊戲出版公司與開發商踐踏旗下工作室與開發者個人之情事,亦多有所聞。版權集中在出版商或大型開發公司手上,真正的開發者對於遊戲的實現權利也好,利權也好,始終難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上。

 

我們希望能夠讓更多的開發者可以真正地掌握自己的作品,你想怎麼賣,甚至怎麼「送」,隨你開心。但這前提不是有地方賣而已,根源問題一如前述,依然是必須能夠做出產品。我們希望能夠提供完整的工具與協助,使任何人可以實現此一夢想。讓期望能加入夢寐以求團隊的開發者加入其中,讓不願意被束縛的開發者,可以自由地、真正地擁有「自己做的遊戲」。

 

 

我們是解開您一切束縛的Briareus.
 

希臘神話中,有著五十個頭,一百隻手的布里阿瑞俄斯(Briareus)在宙斯被叛亂的諸神五花大綁,並將其展現神威的戰鎚「雷霆」奪走,幸而布里阿瑞俄斯及時出現,以百手靈活迅速地解開宙斯的束縛,使其得以展現神威,阻止諸神叛亂。

 

我們以此名自稱,便是以能夠如同神話一般,真正解開許多開發者束縛,使其得以自由成就心目中理想作品為目標,自我期許。

希望在未來的遊戲業中,有我們,有各位,並成為更好的光景。